樽酹千里坟

可约字,价格贵。

Konahrik克Miraak于东鄙

初,Miraak刺Nirsahyol及Ahlizkrii,以为恶之,遂亡。
Rahgot曰:“此非法也,当斩,公毋私之,臣请除之。”Konahrik曰:“是法不仁,舍之。”对曰:“舍则亦盔胄,请徐图之。”公弗纳,既而置诸迷城,为Vahlok,甲兵卒乘。
次于白河,Rahgot曰:“Miraak者,非一日不法焉,式成祸也,臣请诛之。”公曰:“是依法非法也。”弗许之。
至东鄙,伐Miraak而其溃,曰:“君言鹊鸠,悉为欺我!”公曰:“法为法,私之为私。”Rahgot以为祸,而暗引弓,不虞未卒,概Mora匣其。
君子曰:“Rahgot者,刚正公明也,固自无性,不知君意,不知众为所贰,不知将式微,诚无远谋也,此为之所亡教矣,悔之。”
20150213作,首发于不老歌



翻译一下

《在东边的边境,Miraak被Konahrik打败》

最初,Miraak行刺Nirsahyol和Ahlizkrii,(他)认为(这件事)是被人厌恶的行为,于是逃走了。

Rahgot说:“这是不符合法规的,按照法律应当问斩,Konahrilk公不要喜爱他,我请求你杀了他。”Konahrilk说:“这法规不符合仁德,(我)不要这个了。”Rahgot回答说:“舍去(它)那么就也(舍去了)盔甲,请你慢慢地考虑这件事。”Konahrilk不纳谏,之后就放它在迷城,成为了Vahlok,士兵们准备好盔甲、短兵器、长兵器、战车。

在白河驻军,Rahgot说:“Miraak这个人,不是一天不按照法律(行事)了,按照这种形式发展成为祸害,请允许我杀了他。”Konahrilk说:“这按照法律不是符合法律的。”不允许Rahgot杀了他。

到达了东边的边境这个地方,攻打Miraak(的军队),然后军队被打败了,Miraak说:“你说像鹊鸠一样的爱,全都是欺骗我的!”Konahrilk说:“法规是法律,爱你是私下的事。”Rahgot认为(Miraak)是祸害,于是在暗处拉弓射(Miraak),没有料到没有死,大概是Mora把他藏起来了。

君子评价:Rahgot这个人,刚毅、正直、公平、坦然,本来他自己没有本性,不了解君主的意思,不知道众人已经被背叛了,不知道拜龙教即将衰败,确实是没有远谋,这所作所为是拜龙教流亡的原因,悔恨这件事。

发现一个严峻的问题:随着阳光的增强,阴影也在增强,我已经看不见我打的线了

【杜阚/米拉克】当你凝视深渊之时

当你凝视深渊之时

基本无肉,设定采用长篇小说《迷城十二旒》的设定




当被人活埋在蜘蛛渊时,我并没有太多悔恨。只是可惜,再也见不到他了。


拉格特依然是我厌恶的那副庸俗嘴脸,站在神的角度,问我可有后悔背叛神明,追随林地人。世人对我的误解太多了,我无心解释。只愿重归梦管之时,不要再遭受今生的遭遇。


我第一次遇到米拉克,是作为偏远地区的统治者,也就是俗称的土侍祭,来到薄暮幽那朝见科纳睿克,也就是后来的瓦洛克的。


那时他的眼睛还是湛蓝色,就像天空一样自由,却如幽灵海一般冰冷。他旁边站了一个高阶祭司,后来我才知道,他是摩洛克伊。摩洛克伊一直在和米拉克说着什么,可米拉克偏偏爱答不理,最后他们不欢而散,摩洛克伊走了,留下米拉克一个人望天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
突然,他注意到了我,勾了勾手指,让我过去。


我拒绝了。因为我宁可死,也不愿意想一条狗一样对人摇头摆尾。


米拉克却笑了起来,问:“你不怕死吗?”


为什么人要怕死呢?人终有一死,死亡是必然的结局,每个人旅途的终点。


我如是回答。


“你还太年轻了。”


当时我是很年轻,那年我只有十九岁。


他继续说道:“不理解什么是真正的力量,真正的力量,可以让时光倒流。可以让世界陨落。所以,那不是终点,只是一些软弱之辈的推辞。”
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
“杜卡安。”


“没有听说过。但你肯定听说过我的名字,因为你们都是为我而来的。”


他轻笑一下,很快不见了踪影。


我仍在思考他的话:为谁而来,难道不是为科纳睿克吗?事实上,传递信息的泥板运到索瑟姆时已经支离破碎了,我勉强读出了部分信息,匆忙赶到拜龙教的首都,无上之城,薄暮幽那。


几日之后,我方才得知召集大量祭司前来的目的是什么;确实是为了他,为了米拉克,据说是拉格特的私生子的那个人,留着最高贵血统的喾拉敏(Krah-Miin)氏,也是未来的统治者,龙下至高人。


后来,也许我会回到索瑟姆,继续过着我那平淡而乏味的日子。


但阿兹达尔来了。


他年少成名,极具天赋,与我不同极了,我有什么呢?除了继承自父亲的臆症、钱财、家世,除了会吟唱一些淫词艳曲,根本上不了大雅之堂外,我什么也不会。我不想去,可我的家臣不断地骚扰我,“告诫”我,我不得不去。


阿兹达尔说他是来找一本书的。我无动于衷,甚至想嘲笑他,不去无上之城,宏伟之地,薄暮幽那,反而来这偏僻角落干嘛。


或许是我天性使然,我想到做到,马上讥讽,我不怕那所谓的后果,如若不能随心所欲,便是生不如死。


阿兹达尔似乎有些愣住了,没想到有人会这么和他说话,倒是他身边的护卫说话了。


他的声音不太符合我想象中的护卫角色,甚至让我感到了一丝熟悉:“你叫什么名字,知道他是谁吗?”


我愈发感到滑稽起来,他们难道不知道我是索瑟姆权力最大的人吗,难道他们谁都敢见吗?


“你们应该知道才对,我也是知道他是谁的。这里只有泥板墙,没有书。”我回答道。


那个护卫摘下头盔,说:“如果他还不够,那我呢?我是未来的至高人,米拉克。如果你愿意协助我们找那本书,我们可以予以你书中的秘密,但是,你一定要保密。”


或许是在他对我眨眼的那一刻起,我发觉了他的外貌符合我的审美,我在他的皮囊上找到了符合我灵魂志趣的事物。


但他的灵魂是肮脏的,不高尚的,不清灵的。我为了这样的人,搭上了自己的一生。我后悔吗?或许不,我更厌恶的是庸庸碌碌,平淡一生。


我开始与他相知,但始终不曾相爱,我的心思只是我一厢情愿;或许他知道,或许他不知道。我开始与他争吵,刻意攻击他的观点,只为了从科纳睿克身上,找回一点可怜的目光。


我早已不记得我曾与他争吵过几次,只知道,最凶的是我揭穿他身世的那次。


“让他们出去吧。”我看着坐在椅子上的米拉克,希望他能让阿兹达尔和扎克里索斯回避一下。


“这是我们之间的事。”我补充道。


他挥了挥手。或许是让我不要烦他了,但阿兹尔达扯着扎克里索斯出去了。


他抬起头,斜着眼看我:“你满意了?”


他有些生气了,我知道,但他不能离开我,因为索瑟姆是属于我的封地。


“你应该和科纳睿克分开。”我低着头,努力压抑我声线中的嘶哑,可能是我伤心了吧,但我真的没有意识到。


“为什么?你说说看。”他怒极反笑,不得不承认,他这样子真漂亮,就像会产月亮糖的花,又大又红,艳丽极了。


但我不回答。


“你说说啊。”他不笑了,拿起从陶杯,抿了一口烧化的雪水。


“他是你的亲生父亲。”


好像有什么顺着我的脸颊流下来了,我伸手触摸,是猩红的。那是我的血液。


看着地上嘀嘀嗒嗒的红色泪花和破碎的陶土片,我抬起头,直视他的眼睛:看起来依然是蓝色,却如同风暴来临前的大海。


一个想法在我心底燃烧:倘若能为他憎恶一世……


倘若能为他憎恶一世,也好过作为懦夫一言不发!


“你是不是觉得,我在骗你?米拉克。”我任由额头的鲜血直流而不加以任何神术。


“你知道我没有骗你的,你生来注定非凡,你身上必定留着高贵的血。是谁?摩洛克伊只是贵族的丈夫,他的高贵源于他的妻子;奥塔出身尊贵的喾拉敏氏,可惜他是个疯子并无子嗣;古老的梭忒印德(Sot-Hind)并非容不下你,然而却早已承蒙帕图纳克斯恩德,一代只可能诞下一位男子,纳克林的孩子是萨科夫(Sahqoff);科洛西斯也出身喾拉敏氏,他会不会是你的父亲?可惜他不近女色,至今未娶;沃尔逊、沃坤不过是改革的收益者,与高贵毫无关联;赫诺拉克常年地处边界,与你甚至没见过几次面;究竟是谁,究竟谁是你的父亲?你最为清楚不过了,看似严格苛刻的拉格特其实从未真正教训过你,尤其是科纳睿克在场的时候;可你却在年幼时错把这当成暧昧,从而错过了唯一接近真相的机会。”


“你知道答案的,对不对?”


我走到他的身畔,贴近他的耳垂,做势要咬。


竟然真的咬到了。我放肆起来,伸出手,搂住腰:纤细极了。


坦白来讲,我并不知道到底该怎样做下去,毕竟我从未想过能和他走到这一步。儿时父母交合的画面仿佛在我眼前。


我方插进去,便被紧紧咬住,湿热温暖。我甚至不敢想象自己会露出怎样的表情,只得搂住他的腰,让他与我相拥。


从始至终,他没有发出一丝声响。


这是不正常的。


这是对我的惩罚。


在决定草草了事之时,出乎意料地,他环住了我的腰。他究竟在别人身下喘息过多少次,才会这样熟念呢?我的心隐隐作痛,明明得到了所欲之物,为何还是难过?


“抱抱我吧。”我听到他这样说。


“用你的心,而非肉体。不是出于逃避,而是出于喜爱。”


他顺从地蹭了蹭我的脸颊。


这样讨好我、这样顺从于我,我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:我当如何,表现出他需要的爱,还是满足我的欲望——让他憎恨我一世?


很多时候,世间万物取舍皆在一念之差。一如当年父亲阴差阳错之下,为莫拉蛊惑,最终癫狂;我也为米拉克蛊惑,陷入情感的洪流,不能自拔,最终癫狂。


为瓦洛克所率大军追击之时,我明知道他让我引开拉格特的言下之意,就是让我送死,我依然照旧。


我的死,是因为遇到米拉克并爱上他吗?我想不是,我的死,是因为我是我自己。我感到空气逐渐减少,或许我即将死去,但我不后悔,毕竟我真正来过世间,而非行尸走肉。


-END-

除了我的天赋绝伦我无话可说。

I have nothing to declare except my genius.


nib:用久了的lpef

水粉:美人鱼,Finetec

圣诞快乐!

虽然我是一个皇汉,早年还声称过不过洋节,但是在传统佳节寄英文手写好像更……咳,不符合我的审美。

好啦,这是一个希望能寄出圣诞贺卡的日子,如果你希望收到我的圣诞贺卡,请私信我qwq

【中国式家长】当我超过28岁 01

本文为游戏《中国式家长》的同人小说,性向耽美。

cp为人气明星(攻,谢康定)x牛顿再世(受,谢忘清),父子年下,不喜慎入。


01

谢康定看了一眼表,已经快十二点了,估计很快就要到明天了。他小心翼翼地打开家门,轻手轻脚地溜向自己的卧室。

好极了,他想,谢忘清那个书呆子终于睡得早了一天。

是的,他直呼其名,谢忘清。早在两年前,他十四岁的时候,谢康定就不再称呼他法律上的父亲为爸爸。一是因为谢忘清不是他的父亲,他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;二是因为,他想做艺人的事,终于被谢忘清发现了。

随着一声清脆的开关声,灯亮了。

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个胡子拉碴,黑眼圈深重,脸色煞白的男人,那是谢忘清。

他早该想到谢忘清不是他的亲生父亲,谢康定颇为讽刺地想,像谢忘清这样不修边幅的人,怎么可能找得到女朋友?

但也不是完全没可能,他转念一想,毕竟谢忘清如果肯好好剃剃胡子、理理发,也是很俊的一个人。所以在他人生的前十几年里,就这样完全被谢忘清骗了过去。

“你这两天去哪了?”谢忘清说到。

谢康定本来打算像青春期的普通少年那样反问回去,可他又觉得那样太幼稚,所以露出了之前拍垃圾偶像剧练出来的轻佻笑容,挑了挑眉——他敢肯定,这是谢忘清最反感的模样,然后说:“和你有什么关系呢?”

然后转身以最快速度奔向自己的房间!锁上了门!

可惜,谢康定还是个年轻人,及其狂妄的年轻人。

正当谢康定躺在床上准备入睡时,他看见了谢忘清的脸。

谢忘清似乎看穿了谢康定的不解,回答道:“你不在的这段时间里,我又配了几把钥匙。”

然后他找了把折叠椅坐下,继续说:“我在高中时就试验过,这种合金用王水融最快,但稍有风险。你知道王水是什么和什么几比几配成的吗?”

谢康定躺在床上,作出一副懒洋洋地样子,说道:“不知道,你知道我以后可以给我的孩子带来多少钱财吗?哦,对,还会给你这个可怜的老头子一点钱,免得你冻死街头。”

谢忘清没有回答,只是看着地板,没有说话。

谢康定一个鲤鱼打挺做起来,说道:“行了,你快走!我还要睡觉呢。”他停顿片刻,突然意味不明的笑容绽放在脸上,“还是说,你想和我一起睡呢,我亲爱的‘父亲’?”

“啊,可亲、可敬、可佩的著名科学家谢忘清先生,中国的牛顿,居然有着不为人知的爱好,喜欢他的……”

“闭嘴!”

谢忘清猛地站起来,走到谢康定身边,“亥亥,你可以讨厌我,但你要明白,我是为了你好的。”

说罢,谢忘清便离开了。

谢康定看着紧锁的房门,又想起刚才那个书呆子的话。

真是讽刺极了,他从小到大没有感到过一丝来自谢忘清的爱,可现在呢,谢忘清却说,那是为了他好?说是为了什么实验,他谢康定都会更加信服的。